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非遗保护
登录 注册

百家齐鸣”绘新图

2014-08-28 16:46:00 作者: 浏览:1123

  “我非常希望忻城莫氏土司衙署遗址将来能够成为世界遗产名录中的一员。我这次来,也是为了协助完成一些有益的工作。”在第四届中国土司制度与土司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刘曙光表示。近200名国际、国内各学科、各领域学者,在这里进行思想碰撞;180多篇从各角度探析中国土司制度和土司文化的学术论文,在这里交流分享。8月20日至22日,在忻城县举办的中国土司制度与土司文化国际学术研讨盛会,为来宾乃至全区的壮族土司制度研究史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全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土司建筑群,忻城莫氏土司衙署能否列入申遗名单?当前申报世界遗产面临怎样的考验?忻城莫氏土司衙署具备怎样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古建筑群突出的普遍价值应如何保护、挖掘以及管理?……专家学者以自己的所感、所想,为莫氏土司未来发展进行了清晰定义。 “它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参观忻城莫氏土司衙署遗址后,从事文化教育研究的国立清华大学教授李弘琪表示,“这里的土司建筑群是壮汉文化建筑交融的产物,所蕴含的建筑风格、生态环境以及宗教信仰等传统文化内涵,凸显出浓郁的地方特色。” “我非常喜欢这里的自然景观和民族建筑,它们很有特点,而且保存得很好。”研究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史与古建筑遗址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安齐毅(jamieanderson)流露出对忻城的喜爱。他说,“忻城莫氏土司衙署遗址具有较强的历史文化价值,文化的保护也有群众基础,如果能把它推到世界遗产这个位置,我个人认为是可以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李世愉表示,申遗是一项系统、复杂的工程,有大量的基础性工作要做,需要地方和全广西高度重视和积极配合,主动宣传、积极作为,认真研究申遗工作的有关标准和要求,挖掘土司遗产文化内涵、遗产属性、物质遗存等方面的典型特征和相互关联,做好申遗前期工作。 “忻城要申报世界遗产还需要在地域实际、遗址类型化等现实问题上考虑。我们要清楚,土司衙署不会因为文化遗址价值高而自动成为世界遗产,也不意味着成为世界遗产或者列入世界遗产名单,就比现在的遗产价值更高。”关于忻城莫氏土司衙署遗址和申报世界遗产的关系,刘曙光这样说道,我们需要更多研究者用独特的眼光和笔触去宣传、挖掘它的价值,让更多人知道莫氏土司在广西地方治理及壮族文化发展史上起过的重要作用。申遗成功,既能更好地保护文化遗产,又能对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申遗不是最终目的,而是文化传承与发展史上的重要一步。申遗之路方向明确,步履铿锵,需要奋勇前行,用新的视角谋划新的蓝图。 “莫氏土司衙署遗址的申遗工作,是一项长期的艰巨工程,涵盖科技、学术、艺术等多方面知识,需要各领域专家、各级政府的坚定支持以及各方的协调配合。”忻城县土司博物馆馆长陈寿文说,“为打好申遗工作基础,今年年初,我们就已经把做好申遗前期工作列为中心目标,按照世界遗产申报标准,分批分组对遗址的辨认、故事挖掘、文化描述等方面进行收集、研究,努力使土司文化遗产的保护、开发和发展更加科学化、制度化。”

责任编辑:文化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