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作品
登录 注册

歌声与欢笑

2014-04-08 09:14:03 作者: 浏览:961

小品:歌声与欢笑

 

 

 

时间:秋之交的某白天

地点:农民家居内室

人物:田大叔,65岁,农民。

田大婶,63岁,农民。文章来源:http://www.coffbar.com,小品剧本,演艺知识

田 鸽,30岁,农民。

[幕启。田大叔家内室一角。普通家居摆设。一张桌子上摆着观音像、一台收录机。]

[田大叔头发花白,面容憔悴。他身穿内衣,手拄单拐。田大婶扶着他从内室走出。]

田大婶:老头子,你慢点儿,啊!

[田大叔停住脚步,无奈地看了看老伴儿,摇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田大婶:走吧,我扶你到窗户前晒晒太阳吧,啊!这整天躺着,人都傻了。

[扶老头儿坐下。]

田大叔:(惆怅地)嗨!老天爷不长眼哪!我老田一辈子没干过缺德事儿,这灾祸怎么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田婶:还不是你发贱!五个儿子你疼这个,护那个,就是看不上那一个闺女!到了儿咋样儿?人家个儿顶个儿发冒烟儿了,把我们两个老家伙晒了干儿了。这柴米油盐、打针吃药,哪个管?

田叔:别说那个!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我他妈就是靠死,也不指望他们!(生气)

田婶:你呀,没别的能耐,就这嘴硬。别的不说,就说你这腰吧,人家小六子砌砖窑,有的是钱,雇谁不好?啊?你非得贱骨头,上赶给人家砌砖去?这不,窖塌了砸断了你的腰,没人管了吧?

田叔:嗨,都寻思是自个儿小子,帮他一把儿,没成想……

田婶:嗨,也是咱们命不济呀,打你砸坏了,这打针吃药的钱不说,光手术费就花了一万好几。这些年,给这个立业,给那个成家,咱老两口一个子儿也舍不得花,这下可好……(鸣咽)拉了屁股两眼子饥荒不说,往后,这日子,你可让我怎么过呀?

田叔:嗨,老伴儿呀,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苦了!(疼爱地)我老田……犯浑呀我!

田婶:看看,你又来了。这孩子生多了,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咱不是也指望他们养老了吗?谁成想他们一个个会这样?啊。要不是咱丫头年供柴月供米的,你这瘫瘫巴巴地,咱老两口子还不得饿死?(哭)文章来源:http://www.coffbar.com,小品剧本,演艺知识

田叔:别的气我不生。你说他们一个个儿富得流油儿,就我这点儿药费,还不够他们塞牙缝儿的,可是他们……

田婶:嗨,现在咱这农村也不咋地啦。早成家、早盖房,孩子生了一大帮。都说养儿为防老,谁想到啊,个顶个娶了媳妇儿忘了娘啊!柴不供、米不管,不打不骂你就算烧高香。这要是有个病有个灾儿地,就得眼瞅着进棺材!

田叔:儿女!纯他妈王八犊子!要知道这样,还不如甩到墙上喂苍蝇!

田婶:还说这干啥?咱商量商量,欠不家这些钱不说,过几天,你还得做第二回手术,这钱……咱到哪儿整去?啊?

田叔:我……我……我他妈告他们去!(生气地欲站起,结果椅子翻倒,老头儿摔了个仰面朝天,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田婶吓得魂不附体,急忙呼天抢地地搀扶。)

田婶:老头子,老头子!(差了声地喊)你没事儿吧?啊?你说话呀?你……你要是摔出个三长两短来,可叫我这孤老婆子怎么活呀?(放声大哭)

[田叔在田婶的搀扶下,费力地重新坐到椅子上,气喘吁吁,用手捂腰,呲牙咧嘴。他凝望着老伴儿,心如刀绞,突然,他一把抱过老伴儿,紧紧搂住。老泪纵横。许久,他大喊一声:“天哪,咱儿庄稼人咋就这命苦哇?”]

田婶:(心疼地)老头子,啥也别怨了,啊?要不是当年你恋家辞了工作,这会儿,你不也是上班儿的吗?这药费还犯愁吗?国家早就给你报销了!是吧?

田叔:嗨,咱们老百姓!庄稼人!谁拿咱当个人哪!

田婶:哎呀,老头子,你咋这么说话呀?啊?气糊涂了也不能瞎沁呀,啊?你看咱们这会儿,这个税也不收了,那个税也减免了,咱庄稼人也有什么人寿保险了。

田叔:说这啥用,有能耐,你把我这手术费找人给管了?

田婶:你不说这事儿呀,我还差点生气。说来说去还不都怨你?

田叔:我他妈一天趴在炕上,害你啥事啦?

田婶:啥事?合作医疗的事!

田叔:甭提那合作医疗,二十几年前我当队长那会儿就他妈搞过!还不是他妈摆样子,走过场?

田婶:哪啥时候的事儿了?我说这会儿!

田叔:甭他妈这会儿那会儿,里外都他妈的一回事儿。

田婶:你这个死老凿儿!上次咱主任带着村卫生所的人上家来,掰开揉碎了给你讲,让咱们加入合作医疗,你就是不听,还把人家好顿数连。

田叔:听啥?我当了十几年队长,啥事儿我不懂?我就不信,一人出那么十块钱,有了病就能给你报销成千上百?

田婶:亏你还当过队长?你也不想想,如今政府说的事儿哪样假了?啊?答应农民的事儿,哪样黄啦?啊?合作医疗的事儿要不是真的,人家犯得上来糊弄咱们这两个老棺材穰子?啊?就算别人糊弄你,咱闺女那么跟你说,让你入,你就是不听,气得闺女擦眼抹泪儿地走。你这心,到底还信点儿啥不?啊?

田叔: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要是能把这医疗费给我报了,别说你合作医疗,不合作,我也医疗!

田婶:你就好扒这个犟眼子!你不入合作医疗,人家咋给你报?

田叔:(不耐烦地)行了,别说了!什么合作不合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老田,这合作医疗也不入了,这病我也不治了,挺!挺死拉倒!

田婶:你……你怎么这么说话?啊?你死了倒也干净,这一万多块钱的饥荒咋还?你,你让那我一个孤老婆子咋过?你……你不讲……理……(哭泣)

田叔:(许久)我……我找他们几个去!这些畜生,我就不信他们不给我拿钱!

[田叔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歪斜着没走几步,轰然摔倒。]

[田婶疯了似地扑上去。]

田婶:老头子!都怪我,我不说了,行了吧?啊?天哪,这都是哪辈子作的孽呀?(大哭)

[忙乱间,他们的女儿田鸽上。]

[见状,大惊,扑过去抱住爸爸。]

田鸽:爸,爸——!爸,你怎么啦?爸,您说话呀,爸,妈,我爸他,他到底怎么啦?啊?

田婶:(泪流满面地)嗨,田鸽呀,你爸呀,犟了一辈子了,啥话儿也不听,啥事儿也不信。这不,跟他商量钱的事儿,他生儿子的气,要跟人家拼命去……(哭泣)

田叔:(长叹一声)唉!人哪!咱们庄稼人……怎么这么人哪?

田鸽:爸——!爸,您别着急,啊?好了,现在,什么都好了!(强笑)

[母女扶田叔坐在椅子上,田鸽倒来一杯水,吹了吹,试试热度,然后恭敬地递到田叔手里。]

田鸽:爸,哥哥、弟弟们不孝顺是暂时的,扑扑岁数就好了。你别生气啊!要说治病的事啊,还真就怨您!文章来源:http://www.coffbar.com,小品剧本,演艺知识

田婶:田鸽,别说了,你爸不爱听!

田鸽:妈,今儿个我说这事儿呀,我爸保证爱听!(笑)爸,上次我跟您商量入合作医疗的事儿,您死活不入。今儿个,这钱也花光了,饥荒也拉大啦,下次手术的通知,人家医院也给下了,爸,您看这钱……

田叔:去,去,去!没钱我一不手术,二不住院,你要是我丫头,过几天给我来吊唁。

田鸽:爸!(跑到妈跟前耳语)

爸,妈,你们看!(手举一沓钞票)

田婶:(惊喜地)钱?

田叔:(沉稳地)哪来的钱?

田鸽:合作医疗政策好,您花的药费按规定报销,一分也不少!

田叔、田婶:什么合作医疗?

田鸽:对,合作医疗!!

田婶:可……是,我和你爸……没……入呀!

田鸽:上次我爸气走了我,直奔村委会风风火火,为你们入了合作医疗,一切手续全办妥。今儿个,合管办的同志来送药费,分文不少交给了我!

田婶:闺女,这是真的?

田叔:田鸽,这是真的?

田鸽:真不真,钱上分!

田婶:(激动地跑过去,一把夺过钱,紧紧地抱在怀里)这……这……这可让我说什么好哇?老头子!你看见了吗?你看,钱,你的救命钱哪,老头子!(哭)咱们,咱们可怎么感谢人家的大恩大德呀!

[田叔表情严肃,眼里充满了泪水。他一句话也不说,用手沉重地推开老伴儿拿着的钱,从椅子上坚毅地站起来,转过身,用手指指桌子。田鸽、田婶小心地搀扶着他,但不知老人要做什么。]

田婶:田鸽儿,快,你爸要拜观音!

田鸽:哎,(跑过去整理桌子上的东西。老伴把田叔扶到桌子前。田鸽拿来垫子,放在地上。欲扶老人磕头。)

[田叔用力推开母女的搀扶的手,一步步坚定地走到桌前,他一把扯下观音像扔在地上。把收录机抢在胸前,慢慢地按下了放音键。]

[音乐骤然响起:“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说的到,做的到,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立功劳……]文章来源:http://www.coffbar.com,小品剧本,演艺知识

[田叔把收录机放在桌上。突然,他猛地跪下去,庄严地聆听着久远的歌声。]

[田鸽母女懂了。她们转过身,面对观众,眼里是泪水,脸是微笑,甜蜜、幸福的微笑。母女扶起田叔,深情地向观众频频地敬礼。]

[幕落,剧终。]

 

责任编辑:文化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