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作品
登录 注册

现 代 小 彩 调《友 善 新 曲》

2015-12-10 11:43:31 作者:叶丽球 浏览:530

时间: 现代

地点: 农村,李大伯家

人物: 李青松, 共产党员,退休工人,66岁。(简称大伯)

             吴秀花, 大伯之妻,63岁。(简称大娘)

             刘玉梅,村妇女主任,大伯媳妇,32岁。(简称玉梅)

            (长锣中,大娘上)

大娘:  (数课子)

             树上鸟儿叫喳喳,     我心中高兴大步跨。

             为帮女儿摘蚕茧,     离家已有四五天。

             家中事情我牵挂,     蚕茧摘完赶回家。

            (白)到家了(拍门),老头子,还没起床嘛?

大伯:    早就起啰!我在喂鸡鸭咧!(开门)哟,老妈子,

          回来这么早呀,蚕茧摘完啦!

大娘:    摘完了,老头子呀!

         (唸)女儿聪明又能干,  科学养蚕当模范。

              今年蚕茧大丰收,  金丝银丝挂满楼。

       (白)这几天我不在家,

             没晓得那群鸡鸭你喂成什么样子了哦!(下)

大伯: (笑)我这个老伴呀!

       (唸)我的老伴吴秀花,  村里村外人人夸。

           勤劳善良敬父母,  把邻里乡亲当一家。

           如今虽已六十几,  忙里忙外还顶呱呱。

大娘: (上,高兴地)老头子,你辛苦啦!(唱曲一)

           鸡鸭喂得饱又饱,  院子内外全打扫。

          家务安排有条理,  老头子你真了不起。  

大伯:     哎,你不用表扬我。以前,我在工厂上班,你在农村劳动,

          全家老小都是你照顾,你才是我们家的大功臣咧!

大娘:     哟,看你,把我捧上天去。玉梅呢?

大伯:    玉梅前天去县里开会,讲今天回来,村民委最近工作很忙。

          来,你坐下,我有事同你讲。前几天,我领回了一部分退休金回来,

          给一千五百元给你去买手镯。

大娘:  (激动地)噫呀,我早就想买一个手镯了。

         听人讲玉石手镯是吉祥物咧!老头子,你真会疼人啊!

大伯:   你嫁到我家,受苦受累了半辈子,现在生活好了,

         买什么给你都应该呀!但是,我们富裕了,

         也不能忘记贫困户啊!我又捐了两千元给……

大娘:   哎呀,哪家又有事情啦?(边收钱边问)

大伯:   因为情况紧急,我没得和你商量,是捐给后山村蓝桂香家……

大娘:  什么?又捐给蓝桂香家呀?去年她家老头子住院,

        你不是捐了一千元给她家了吗?现在又捐两千元,

        我怕你给她家捐款捐得上瘾了呃?

大伯:  你不晓得,她家目前要用大钱啊!她的孙仔……

大娘: 去年是老公,现在是孙仔,总是她家困难?

       你是不是对她家特别照顾?

大伯: 哎,乡里乡亲的,那家特别困难就多帮点嘛!

大娘: 啊?她家特别困难,我看是你和她特别啊。

       过去,你们是同学,王二婶又曾经介绍她给你做老婆。

       你们都谈起恋爱了,因为你家太穷,她爸妈不同意她嫁给你,

       你们才不……

大伯: (生气地)这件事都过去几十年了,还提它做什么啰!再讲,

       我们各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孙仔孙女都大了,

       我跟她从来没有私人交往,你不要东扯西扯这件事。你听我讲嘛!

大娘: 我不听。

          唸)蓝桂香家有事情,就你一人去关心。

          你同她曾经谈恋爱,  一定还在念旧情。

          你们是,藕断丝连忘不了,你和她,好比那

           冬天里的大葱——叶黄根枯不死心。

大伯: (气愤地)嗨,你和我结婚几十年了,

        我的为人你还不懂?我李青松从来就是堂堂正正做人,

        光明磊落办事。绝不做那种不三不四、趁人之危、落井投石的小人。

        更不做那种缺德、低级庸俗的事情。

大娘: 我低级、庸俗?是啊,我当然比不上蓝桂香啰。

大伯: 你东猜西疑的,真是乱弹琴。

大娘: 你变陈世美了,心里没有这个家了,你心里只有你的旧情人。

大伯: 你……你再乱讲,我就……我就……

大娘: 你……你……你怎么样?你敢打我呀。

     (冲向大伯,大伯躲开)你打,你打呀。(玉梅上)

玉梅: 呀,家里为什么闹哄哄的?(进屋)爸、妈,你们吵什么啰!

       有事坐下来慢慢讲,不必生气伤身体啊。

      (走向大伯)阿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伯: 你问她。

玉梅: (走向大娘)阿妈,你们吵什么呀?

大娘: (哭)他……他……他心里记挂着别人,

        不想要这个家了……我不在家几天,他就拿钱去捐给蓝桂香……

玉梅:  啊?原来是为阿爸捐款的事情呀!

大伯:  玉梅,你听我讲。

       (唱)月有圆缺日有阴,天灾人祸难料定。

           一人有难众人帮,   我积极捐款理应当。

大娘: (唱)扶贫捐款理应当,  为何总捐给桂香?

           她家事情你着急,  看来一定有问题。

玉梅: (唸)阿爸阿妈听我言,  嫁到你家十几年。

           不见你俩争吵过,  相亲相爱欢乐多。

      (白)你们今天在捐款的事情上产生误会,

           主要是阿妈这几天不在家,对具体情况不了解。

           妈,你听我讲。

          (唱)桂香家中遭不幸,  老伴患了心脏病。

               长期服药花钱多,  孙女又还读大学。

                屋漏偏遭连夜雨,  孙仔头痛大病起。

                检查发现脑生瘤,  开刀切除才有救。

                医药费用要几万, 她家确实难承当。

        (白)医生讲,脑瘤的手术越早约好。时间久了瘤子变大,

              命就有危险。情况十分紧急,为帮助蓝桂香阿姨家解决困难,

             阿爸和村里几位党员同志主动带头捐款。

             我们村党支部和村民委也积极想办法,蛮多群众懂得消息后,

             也纷纷到村民委来捐款。我相信,有党的领导、

             政府的关心和群众的帮助,桂香家的困难一定会得到解决的。

大娘:    哦,原来是这样子。

大伯:   老妈子,你想想,要是我们家遇到这种情况,

         需不需要别人帮助呀?你记得哶,过去,因为太穷了,

         我们的大儿子两岁时得了白血病,个个月要输血。

         长期治疗,家里什么东西都卖完了。他五岁的时候,

         家里实在没有钱了,

         为了输血,我们东奔西跑,到处去借钱。可是等凑够钱,

         输血的时间给耽误了,后来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儿子就这样走了……

大娘:    老头子,你不用讲啦,我错了。

          (唱)老头儿媳道真情,我知错羞愧泪难忍。

               怪我自私太小气, 胡乱猜疑冤枉人。

               桂香忠厚又诚实, 不应将她当仇敌。

               她家困难应该帮, 齐心协力度难关。

玉梅:    对啦,阿妈!我们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

          应该友善、和谐、互相帮,共同富裕奔小康。

大娘:    老头子,我错怪你和桂香了。玉梅呀,你现在马上坐摩托车,

          把这一千五百元送到蓝阿姨家,交代她们赶紧带孙子去治病啊。

大伯:    老妈子,这是我给你买手镯的钱呗!

大娘:    手镯,我不买了。这点钱 我送给桂香的孙子去医病,

          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互相帮忙,

           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大伯: 你真是我的好老伴,下辈子我还要讨你做老婆啊!(众笑)

玉梅: 爸、妈,我送钱去给蓝阿姨啊!

大娘: 好,你记得交代她家及时带孙子去动手术,千万不能耽误啊!

大伯: 对。

大伯、大娘:(同白)千万不能耽误啊!

                  (合唱)灾难无情人有情,

                         社会和谐献爱心。

                         友善新曲高声唱,

                         代代相传永不停。      (剧终)

  

               (该作品曾获忻城县2015年小戏小品大赛创作一等奖)

                     2015129

 

 

 

责任编辑:文化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