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作品
登录 注册

(方言话剧小品) 《抢 财 宝》

2015-12-14 11:53:59 作者:梁艳珍 浏览:365

时间:某日中午
地点:张老二家
人物:张大舟,男,农民,68岁,张老二父亲。(简称 张)
大嫂,女,43岁,张老爹大儿媳。(简称 嫂)
阿梅,女,38岁,张老爹二儿媳。(简称 梅)
(后幕,大嫂骂: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你给我滚出去,
        你仔打工又没得钱回来,我拿什么来养你,你给我滚远点。)
张: (上)唉,难啊!
  老汉今年六十八,劳累过度身体差。
  命苦早年丧了偶,不敢给仔娶后妈。
  当爹当妈都是我,艰难拉扯娃仔大。
  如今仔大娶媳妇,媳妇就像母夜叉。
  大媳叫我滚远点,二媳不给我进家。
  老汉如今无家住,想想心里乱如麻。
  唉,看来我只有想一个办法来教育教育她们才得,昨
  天村主任给我出了一个蛮好的主意,现在我就往城里
  小儿子家走去。咦,到小儿子家门口了。
 (按门铃)阿梅,阿梅!
: 是哪个呀?(从猫眼看)哎哟,又是那个乡巴佬来啦。
  (开门)哎哟,爸,你看看,恁热的天气你不在乡下,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 我想我孙仔了,来看看我孙仔的。
梅: 哟,爸,你的孙仔去读书了,他好得很,你看什么看
    啊! 你看这县城里人多、车多,吵杂多,空气又没好,
    你老人家还是回乡下去比较好,莫要乱出来啵!
张: 阿梅呀,本来你大嫂也不放心给我出来的。今早我出
    来的时候她还交代我莫住太久,住十把年就得了。
梅: 哟哟哟,大嫂现在改变好了啵!
张: 是呀,你大嫂的脾气比以前好多了。
梅: (向观众)我就没信,大嫂能改得有几好?一定是这
    个老家伙讲假话。哎呀,爸,既然大嫂那样好,你就
    不用在这里住啦,你看我家这里房子又小,吃的住的
    都在一起,很不方便的。
张: 唉,阿梅啊,看来我也活不久了,准备死了。
梅: 死就死了嘛,老了还怕死嘛?早死早好。
张: 你讲什么?
梅: 啊,我是讲,你还不算很老,没曾合适死。
张: 死是没怕,阿梅啊,你没晓得,我爷爷的爷爷留了一
    件传家宝下来到我手里,我看我活不久了,今天我就
    把这东西留给你们。
梅: 啧啧啧。哎呦,我们家能有什么好东西哟!真的是,
    我才没相信呢。
张: 我也没晓得是什么东西啦!
梅: 是真的呀?你没会是骗人的吧!
张: 是真的!
梅: (对观众)哎呦,没想到我们家还有这个宝贝的啵!
     看来我是挨对这个死老头好点了啦。
     哎,爸,你快点拿来给我看看,快点给我看。
张: 不行不行,现在不能看,我已经写好了遗嘱,拿去公
     证了,以后哪个养我哪个就得这份家产的啵!
梅: (对观众)哟,这个死老头子蛮难哄的啵!我再对他好点,
     想办法把财宝哄到手才得。爸,你大老远的跑来看孙仔,
     你累没累呀!来,你先喝水,我去煮饭给你吃哦! (下)
嫂: 哎呀,刚才我听村主任讲,我们家这个老不死的手里有什么宝贝啵,
    咦,我的天呀,我们家有传家宝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我从来没听见说过。今早上我又刚把老家伙撵出去,
     哪晓得就有这么巧的事啦! 哎呀,不管它是什么财宝,
     我都要到老二家看看,要是老头子把财宝带到老二家去,
    给我那个弟媳拿去呀我就吃亏大了。我还是到老二家看看先。
   (拍门)阿梅,开门,开门。
梅: 是哪个喊开门呀?(从猫眼看)哟,是大嫂了啵,难
    道她晓得老头子手里有宝贝?(开门)哟,大嫂,你来做什么?(堵门)
嫂: 阿梅呀,爸来到你家咩?
梅: 来到了。
嫂: 我来接爸回家的。
梅: 爸讲,他要在这里住了。
嫂: 哟,阿梅呀,爸能够在你家住下来啊,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啵!
梅: 哟,大嫂呀,你好像变化蛮大的了哦?懂得孝顺老人家了。哼!
嫂: 哼,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了(挤进门)哼!爸,爸。
张: 哎呀,我都滚得恁远了,你还找得到我,不错嘛!
梅: 哦,原来爸是挨你滚出来的。
嫂: 爸,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走,跟我回家去。
张: 我要在老二家住一段时间。
嫂: 住就住,没问题的,不过,我听说你手里有什么宝贝啵!
    在哪里?你给我看看。
梅: (推大嫂)走走走,看什么看?哦,难怪你讲接爸回去,
    原来是想要爸手里的财宝,哼,你想得美!
嫂: 我们是大仔,爸跟我们住也是应该的,你要没是想独
    吞爸手里的财宝,你会让爸来你家住啰?
梅: 那你问爸看看,他愿意跟你回乡下咩?你这个样子呀,
     哼, 今早才撵爸出来,现在又要接他回去,你癫。
张: 你们不要吵啦。
嫂: 爸,你跟我回家去,我保证以后就像待我亲爸一样孝
     敬你。
梅: 爸,你老人家在这里住,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几
    久就住几久,我一天三餐都打饭到你手里给你吃,你就是我的亲爸。
嫂: 城里有什么好住的,城里空气就不比乡下好。
梅: 乡下生活就不比城里好。
嫂: 乡村好!(重复四遍)
梅: 城里好!(重复四遍)
张: 你们都不要吵啦,我自有安排的。
嫂: 爸,走,跟我回家去。
梅: 爸,走,我扶你到后面吃饭去。 (下)
嫂: (拉扯)爸,爸,你跟我回家去。爸......哼!要不是看
    在财宝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呢。哼!咦,这不是那
    个老不死的包包嘛?我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梅: 大嫂,你找什么?(抢包)
嫂: 你抢什么?
梅: 这是我们家的东西。
嫂: 这是爸留给我的。
梅: 是我的。
嫂: 是我的,你放手!
梅: 凭什么喊我放手?(用力拉,一张纸掉来出)这是什么?
嫂: 我看看:(二人念)
    家中老人是块宝,自古有老才有小。
    堂中椅子轮流坐,尊老爱幼风格高。
    曾记当年我养儿,如今我仔养孙儿。
    我仔饿我由他饿,莫给孙仔饿我儿。
梅: 大嫂呀,讲得对啵!
嫂: 是呀,要是我们的娃仔儿媳也这样对待我们,那我们
    怎么办?
梅: 那我们莫要什么财宝啦,我们还是要我们的爸去,老人
    才是宝。
张(上 ):唉,屋檐滴水滴对滴。
嫂、梅(同说): 爸,我们错了,以后我们要好好的孝敬你
                 老人家。
张: 好好好,知错能改就是我的好媳妇。
嫂: 对!家里老人才是宝。
梅: 孝敬父母就是好。爸,大嫂,走,我们吃饭去。
张、嫂:好好,走,我们吃饭去。 (幕落)
(该作品曾获2015年忻城县小戏小品大赛创作奖、演出奖等三个奖项)
                2015 年12月9日
责任编辑:文化馆